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拟人,邻居与狗①#


#idw初遇机器狗他们时版的声波设定,其它人物混合,微恶搞——放飞自我的流水账#
#ooc属于我#

重新装修好的新家让青年感到舒心,家里的动物也让他不会那么孤单。于是心情好地在门口两边种了几盆花。
青年的房子离街道不是很远,但很少听到汽车轰隆隆的马达声。因为他的新老板下令,一般人不许开车进来。
虽然不知道这用意是什么,也许老板讨厌那些轮子也说不定,不过青年倒是很满足这条规定,少了些噪音,更能专心做事。

那医生却是个例外,偶尔能见他开着喷漆十分鲜艳的深红色跑车往医馆相反方向行驶而去。青年随意瞥了眼车头标志,护目镜挡住了他一瞬间瞪大的眼睛,然后下意识摸摸自己兜着钱包的口袋。
——能在这里开车的果然不是一般人,土豪啊这是。

不用上班时就遛遛猫和鸟或者被猫遛,果然比起上一份工作,这次更合心意。

对于门口的花……其实严格上来说那还不是花。只是几个直径跟脸盆差不多大的花盆,然后里面洒了某个品种的花种。
然而种子还没发芽就先长出了草。
青年没法读土里埋的种子的心,周末得空就有点愁着脸看那几棵杂草,绿油油的像撮韭菜。

正在想拔还是不拔,隔壁家的其中一位住户出来了,一眼就看到青年蹲在花盆面前对着几棵杂草陷入沉思。

青年隔壁住着三兄弟,长得差不多一个模样,性格十分不同。其中一个就是那间舞王夜店的老板。
青年刚来这里不久,跟周围人的交集不多,这些都是那个医生在给他处理家养猫咬的伤口时说的。

“呃……你好。”邻居走了过来。
青年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一位比较友好的邻居——青年在心里如此评价道。

“呃……嗯……”那位邻居似乎有话要说,但在纠结用词。青年站起来,礼貌道:“不用紧张,请说吧。”
“嗯……我听见你喊‘机器狗’,就是这几天里……呃……请不要误会,我是想,你家是不是养有条叫机器狗的狗,这样是不是比较有经验……养狗的经验。”
邻居看青年愣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昨天捡回了一条小狗,我给她起名叫巴斯特。我想养她,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兄弟一个很忙一个又只想着吃……我是不指望他们了,你……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养狗吗?”

青年脑子过滤着对方说的话。

原来是想交流养狗心得啊……

邻居发现青年突然沉默,以为自己哪里用词不当,刚想说点什么挽救这开始尴尬的场面,青年终于开口了。
于是又换成邻居沉默——

“其实……机器狗是只猫。”

——怎么感觉更尴尬了。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