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胖子养鸡跟养人一样,一日三餐顿顿不落,有事没事就对逐渐成长的鸡仔投去老父亲般关爱的目光,然而嘴里老念叨着:“爸比要把你养的鸡神共愤,到过年了拎给隔壁那婆娘看看,谁稀罕她家那只鸡,看她还敢不敢拿这事叨逼叨逼。”说罢,又多撒了一把米。

  

  人一闲下来就容易变懒,什么也不想动手更不想动脑,吃完午饭就往树下躺椅那一躺,打个盹,时间又过去了一点。

  

  “唉,天真。”

  

  “干啥?”我躺在椅子上,懒得睁眼。最近天气有点转凉,中午出着太阳还是觉得风大。

  

  “你还记不记得你跟我讲西班牙大苍蝇那事?”

  

  “嗯……我靠!”我一下子睁开眼,坐起身去看胖子,“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惦记着,就不怕小哥身手未减,拿你的宝贝鸡儿开刀?”

  

  那厮撒完最后一把米,逮了一只路过的鸡仔在它背上抹了抹手,笑的特别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鬼主意,显得他手里的小鸡仔十分可怜。

  

  “我就不信你不好奇,咱三待一块儿这么久了,还真没见过小哥有什么需求。”

  

  说真的,胖子要是不说我还真不好奇。三个人里我年龄最小,闷油瓶看着年轻,胖子时不时皮的很,却只有我跟个老干部一样,烟酒给限了,红枣枸杞保温杯,吃完饭遛遛弯,偶尔糟心一下小花的债务。

  

  “明人不说暗话,要不你去试试?”

  

  “去你的,你怎么不去!”

  

  “啧,我不是看小哥对你还挺好的……”

  

  我刚想反驳哪里挺好不都一样,闷油瓶就从厨房出来,手还滴着水,边向我走过来边甩了两下手。胖子见状立马换了笑脸:“小哥洗碗我放心,天真同志你要多向小哥学学。”

  

  他娘的你个胖同志……我在心里吐槽道,就见闷油瓶转了方向,进房间里拿了个小毯子,是胖子赶集的时候顺手买的。

  

  “咋的?小哥想晒被子?”

  

  我心说不可能,就算晒被子也不是晒这张。就见闷油瓶拎着被子给我盖上,还捏了捏被角。然后拉着小满哥出去遛弯。

  

  胖子一脸嫌弃道:“你刚才是不是还想反驳我来着?”

  

  

  晚上闷油瓶和胖子睡的早,我蹲在自己房间门口,惆怅的望着天空。

  隔壁估计是羡慕我家养的狗,今天也牵回一条,什么样的我没看,但狗刚入门,不嗷个几天晚上是不会安静的。

  难怪胖子今晚睡得这么早。汪汪叫穿墙而过,我坐在门口冷静吹风,眼皮刚想打架,又被狗叫声惊的拉开距离。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可以去吓醒胖子,内心里的小人早起翻过墙去捂住那狗嘴。

  

  我在门口坐了十几分钟,突然大门开了,闷油瓶轻手轻脚的进来,关好门,转头看到我,一时间空气突然安静,两人面面相觑,同时隔壁的狗叫声停了。

  

  

  


不得不感慨滤镜的强大…………

是风坠落的那里,如果是真的,月会哭吧……

“你又要丢下我一个人么,大哥”

被小莫的发冠搞到放弃,我又乱画啦!

孩童:大哥哥,你看起来好厉害!
少年:肯定厉害,我师尊可是超厉害的银骠当家!
青年:放心吧师尊,我去去就回。

其实我在想这桌椅是谁搬上来的……

如果是赵处,自己搬上来还得自己搬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太无聊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笑点真奇怪

队长在画画哦……



私心打下第二个tag|・ω・`)

什么颜色好看就上什么色٩( 'ω' )و

:这位狗兄,你可有看到我桌上那本话本是被哪只狗给咬碎了?
: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清楚!

:敢打他试试?
:…………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以及最后1P的那个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