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被小莫的发冠搞到放弃,我又乱画啦!

孩童:大哥哥,你看起来好厉害!
少年:肯定厉害,我师尊可是超厉害的银骠当家!
青年:放心吧师尊,我去去就回。

【信】

#第一次出远门办事的小徒弟收到其师尊的信贼开心#
#但是看过信之后——#

致吾徒:
  办完吾交待之事,便即刻回程。
  江湖万状,多加小心。
                  ——原无乡

展开的信纸上只有寥寥数语,字数凑起来还没有一首《侠客行》多。
莫寻踪瞪着那潇洒的字体,仿佛要瞪出朵花来——就几句?没了??师尊你怎么不问我有没有吃好睡好,有没有欺负……不是,被人欺负,有没有交到新朋友,有没有见到北芳秀?

【久违的脑洞,原莫师徒篇】

#超级小短打,后面的慢慢想#
#三天#
#第一天——原#

天光未晓,一名道者倒是起了个早。
拂袖略过桌上的红油纸伞,特制伞面瞧起来与普通伞无异。
“三天。”
“好,多谢了。”

离开了许久的小庭院无人打理,不免有些杂乱。嗅着有些潮湿的空气,里面杂这青草和些微花香,道者有些怀念的站在院落中央,环顾一圈四周景色,虽有变动,但更多如初。

木质转轴因年代久远,也因很少用到,转动时发出吱呀声响。身后木门被拉开,一名黄衣年轻人从内走出,暗淡脸色在看到一身银白的道者时,瞬间充满了光彩,他高兴的喊道:“师尊!”

年轻人对周围环境似不在意,眉眼弯弯的一步一步靠近道者,道者一时恍惚,若如隔世。

“师尊师尊!”一只手在道者眼前晃了晃,招他回神。
他看到修长的手指指腹长出了厚茧,那是多年握剑形成的,抬手拉下不停晃动的手,道者露出浅笑,“嗯,吾在。”

“用神行术不是更方便么……”年轻人伸手挡开横出来的枝桠,新鲜水露沾上指尖。
道者摇摇头:“瞬行千里自然方便,不过也错过了沿途风景。”

“多走动走动,你累了?”
“师尊不觉得累,我又怎么会累。”
“别逞能,走吧,离太阳升起还有一会时间。晨露还是有点寒的,吾为你撑伞。”

【闲时脑洞】梦中不知觉

其实也没什么,突然脑洞来了一下,ooc,私设。
看不惯请点返回,拒绝谈人生


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银豹回到了过去。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
他见到了过去的原无乡。

幻术。
银豹如是认为,但寻了很久都寻不到一丝痕迹。
过去的事一件又一件重演。他没有出去做什么,只是一直躲在暗处观察。
如果这是真的回到了过去,那么随意插手可能会对未来的局势引起变动。

兜兜转转许久,在永旭之巅下远远望了望山顶,最终还是回到了烟雨斜阳。
按理说,知道他的存在的人应越少越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脚步不受控制,待回过神时,已经站在院中。
院中只有一人,却不是原无乡。

“来者何人!”黄衣的少年剑招忽变,直指银豹。
开心,喜悦,怀念。丝丝缕缕的情绪涌上心头,看向少年的目光复杂了一瞬。

银豹不答,负手停顿一瞬,瞬间移至少年跟前,又瞬间离开,所过之处,带起无数雪花,寒气上升。

少年一惊,欲提剑,却发现手中握的是空气,而他的剑,被银豹拿在手中把玩。

“太慢,你虽有天才之资,但还是不够用功。若想达到你师尊的那个程度,你还需要更加努力。”
看着少年警惕又听的一愣一愣的表情,反手将剑甩回他的跟前,剑尖插入泥土之中,剑身带动剑穗不停的晃荡。
“吾没有恶意,只是想在此地借个地方休息休息。”
少年岂是那么容易就会相信他,好在银豹也了解他的性子,转身露出空门,不紧不慢的跃上院中一棵大树之上,躺在树枝之间,也不拿下脸上带的面具,闭上眼缓缓道:“你不用担心,吾会等你师尊回来,由他定夺。你还是继续练你的剑吧。”

少年冷哼一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我师尊有什么关系,但我在此你别想耍花招。”说罢拔起剑继续练习。

银豹偏过脸,看也没看这个少年,悠悠开口“集中注意力,不要因外物分神。力不足,方向虽没错但仍有偏差。”

“你!怎会?!”

银豹不再说话,任少年怎么喊也不理会。

好在没过多久,原无乡回来了。
银豹也不急,只是躺在树枝上翘着腿,一晃一晃。
原无乡疑惑了一会,让在一旁皱着眉的少年先离开。
少年虽不愿,但还是离开了。
离开的脚步声渐远直至听不到,银豹才从树上翻身跳下来。

银豹可以留下。

原无乡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怪人表现的十分自然,也保持着警惕。
不过对方也没什么动作,有事没事就喜欢躺在一棵树枝上,晃荡着自己的大长腿,十分悠闲。

吾戴的面具,代表着黑暗中的救赎。

那个人介绍的不是自己,而是一直都没拿下来的面具。
怪人。
原无乡如此评论。

不久之后,原无乡收到了入世的邀请,不愿再惹尘埃,本想拒绝,不料被莫寻踪看见,说想师尊既然不想入世,那徒儿便代师尊入世,银骠当家之徒,也不是什么好惹之人,江湖万状,岂止一端,我亦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佛衣去,深藏身与名。
原无乡沉默许久,只是轻叹一声,拂袖而去,空气中只剩一句微不可闻的“罢了……”

银豹知晓这个时候是什么情况,他想,如果原无乡态度强硬些拒绝让莫寻踪入世就好了……
最后原无乡没有阻止,他也没有阻止。

没有多久,银豹再一次经历了这种不可言喻的悲痛。但他知道原无乡比他还难过。

他说:你不该让他入世。
原无乡:这是他的选择,吾不能强求。

是了,当初的自己也是这样的。

银豹闭了闭眼,又睁开,眼神恢复如初。
即使回到过去,他也不能改变什么。
不能因为个人之事,而乱了未来的大局。
就算莫寻踪这次无碍,那还会有下一次,这个武林,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生安全。既已离开,且信他在另一个世界安稳,也不用在此随风雨飘摇。

……

“好友,你怎样了?”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睁开眼回过神,如过一个世纪之久。
“吾原以为你中了什么人的咒术,怎么也叫不醒。结果只是你睡的太死了。”
“……”
“你怎样了?有没有事?”
“无事,只是做了个梦。”
“嗯?”
“有点美,不太想醒。”
“那你现在怎么就醒了。”【调侃】
“哈,因为吾突然发现这个梦只是吾想的美,结果一点都不美。吓了一大跳,也舍不得好友你嘛,这不,自然就醒了。”
“好了好了,你睡够了就起来,吾守着你以防意外已经一夜没睡了。”
“哎……好友幸苦啦,回去请你吃烧饼。”
“好!”
“怎么回答这个就这么有精神……”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