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给你能量糖要不要#

高纯所挥发的气味占据每个角落。
医官一手摇晃着盛有晶蓝色液体的透明玻璃杯,一手抵着面甲,手肘支在吧台上。
他只是看着吧台对面霸天虎们的活动,并不参与,接收器接收着各种杂音。
瞧他们相接触的肢体部位,被相互蹭掉了些涂漆,医官一点也不想自己的漆被他们无意蹭花。
多么孤独啊,只有他自己坐在那儿,晃两下酒杯饮几口高纯,然而那个不解风情的TF竟然扎堆玩一起去了。

“Knockout.”
完了几局掷骰游戏后,医官的助手从TF堆里探出头,伸长手臂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他靠着的台面,由此拉回医官不知飞到何处的思绪,助手看那暗红色光镜转向自己:“真的不来试试么?我保证不让他们碰到你的漆。”
医官才不信他的话,冒着被蹭漆的危险玩个无聊的游戏,他才不去:“不了,我更想下去兜风,Breakdown.”
“Umm……好吧,那你再等会,最后一局。”助手沉思了一下,说完话又转回头开始新一局游戏,医官见状,手里捏紧玻璃杯,光学镜瞪着那个背影,排风扇运作而呼呼作响。气流更替几个来回,才平静下来。
正好游戏结束,助手挺开心的,不知道是不是普神眷顾,他的运气总算好了一回。不过医官似乎有点生气,下到地面就变形载具模式绝尘而去。

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医官不高兴了——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甩了一面甲尾烟和灰尘的助手如此想着。

同为载具模式的助手跟在阿斯顿马丁的车尾处,接通内线,然后鸣笛两声,超速行驶到前头,在公路一个拐弯处领着后面的车拐出公路。一路开到了荒无人烟的荒原,时间是地球小时12点。

两辆车变形走了几步,医官双臂交叠在胸前,挑了挑眉示意欲言又止的助手。
“Knockout……”助手像是在数据库里搜索合适的词汇,医官对他点了点头。

最后助手从子空间里掏出一大堆能量糖,两手捧着递到医官面前,语气十分诚恳:“我想你会喜欢这个。”
敢情抛下医官去玩那无聊的游戏就是为了这个。
医官感到自己的连接情感模块的线路电流有点过载,他很想告诉他的助手,能量糖这东西更适合拿去哄幼生体,而他并不是很喜欢。
但是看在这都是给他的份上——医官随手捏起几块含进嘴里,嚼了嚼,吧咂几下,“还好,不是很讨厌。”

————end.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