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拟人,idw初遇机器狗他们时版的声波设定,其它人物混合,微恶搞——放飞自我#

这个街里新入住了一个青年,有事没事都戴着一副护目镜。这也不算奇怪,因为比这奇怪的人,这个地方多的是。比如住在市中心那个地带的一个公务员,每天换个造型,开始的时候看门的保安小哥被吓得不轻,回家时拦着不让他进去,最后掏出身份证对了半天才放行。
青年住的地方附近有个小规格的私人医馆,里面只有一个看起来像斜对面舞王夜店常客的医生。这里的人都找他看病,听说医术还不错。

入住的第一天,青年发现这个小破房子里住着其它活物。在他收拾房子时突然从角落里跳出来,不过并没有恶意,而且还十分友善的表示允许青年与它们同住【让出自己的墙角,拍拍那块空地】。
青年觉得那些动物很有灵性,本来还想给它们起个名字,为首的那只窜到一个拉开的抽屉里咬出一张泛黄的纸,黑色爪子在纸上压了两压——上面写着它们的名字。

没过几天,青年就光顾了那间医馆。医馆从外面看着很小,但里面的设备却跟先进全面。那个医生长得挺好看的,很年轻,跟青年差不多大。他从不穿白大褂,而是穿一件深红色的长袖外套。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两节白白的手臂。说话的语调总是漫不经心,一不注意就被调侃,实在很难让人相信他的医术。但青年在里面的板凳坐得稳稳的,他一点也不担心。
在某种程度上,他可以知道一个人的内心,与心理学不同,他几乎是瞬间知道,而不用通过各种方式观察得出结论。

医生随意瞥了眼青年手背上的伤口,问:“你家的狗咬的?”
“我家的一只叫机器狗的猫咬的……”青年想起被咬的原因,不知怎么的,就是有点委屈。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