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DAY.9请用角色的角度写出一封寄给另一个人的信。(遗书也算

#心虚的说只有前半截符合标题……


呃……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大黄蜂说这样做就算没人听我讲话,憋芯里的感觉也会好受点,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其实也没过多久,一切即将结束,我成了汽车人的战俘,没有反抗。
当时被关在禁闭室的日子很无聊,我声明了自己是骑强派,他们还是把我关了起来……好吧,这么做符合逻辑。
虽然无聊,但我的零件一个都没有磨损。至少在对待战俘这方面,汽车人比红蜘蛛温柔且礼貌多了。
我们回到了塞伯坦,那儿跟离开时没什么两样。我有点想看锈海的日落了,但这个牢房的大门关得死死的。
再次见到红蜘蛛,他看起来被吓坏了,不过威胁人的方式倒是怎么也没变,深知威震天不可信,红蜘蛛更不可信,我有了个计划。
前往控制室的通道以前时不时就会有巡逻的卫兵走过,现在空旷得连个螺丝钉都没有,在控制室那里只有几个汽车人。
最先拦路的是那个汽车人小子,看起来是准备出去。
他胆量不错,非常惊讶,却不惊慌。倚仗相位移的能力,做出冲刺的动作,然后朝我一头猛扎过来——为什么是我?红蜘蛛那炉渣反应也是快得可以,第一时间就把靠他边站的我推了出去!
然后?
“同样的方法对我可没用。”
那小子冲过来的时候,似乎想用上次的方式把我按进墙里。他没听我的话,反而加快了速度,一把就把我撞到墙壁上,力道不小。他转身想去打红蜘蛛,我趁机扯住他后背的车门,另一只手发了狠的拽住相位移。
他以为我想抢那个神器。
没错,我就是要抢神器。
像上次互相推搡,一起穿入墙,然后——我把相位移关了。
结果是我们都被卡在了墙上。
不过相比他的两手不能靠拢,我的整个上半身都在墙外,更何况手里还抓着他戴着相位移的手。
哈哈,傻了吧!
“我说了同样的方法对我没用。”在他愤怒的表情下拿走相位移,“不过……对你有用就行。”成功脱身。
“嘿!别走!!”这下他得急了。
完美的报复,痛快!
除了这个,其它的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之后我当着汽车人的面打晕了红蜘蛛。表明自己的立场;最后汽车人打败了宇宙大帝,威震天星际旅游,小红趁机跑了;最后的最后,领袖牺牲了自己,使塞伯坦重新恢复生机——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个伟大的领袖。
——我?
我不用再回到牢房里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骑强派有好感,但部分汽车人还算客气。那个汽车人小子似乎跟我杠上了,偷空赛车斗嘴是经常的事,被救护车教训也是经常的事。
不过还好,他们没想着用刮漆做惩罚。
汽车人的制度和霸天虎不同,总得来说还算不错。我的职务依旧是医生,等和救护车完全医治好通天晓,我想我有更多的空余时间,到时候我想重新走一遍塞伯坦。
我想你会明白我的意思。

——————

报应号上的医疗室里躺着通天晓,那TF除了自己的舱室也没什么众所周知的经常出现地点。金属的铁板门没有锁上,往侧一推就开,一个头探了出来,出于有点芯虚的芯态,湛蓝色的光学镜紧张的往里瞄了几下,发现没有机体活动——安全。
猫着身子挪到了工作台,上面倒着几个漆罐和一个打磨器。从子空间里掏出个数据报放在桌面上,突然就反应过来:不对啊,我是来还东西的,我紧张什么……就是不小心看了里面的内容……刚扬起的车门又耷拉了下来。

在早上报告时,这个数据板就摆在医疗室的工具台上。烟幕看了几眼,觉得眼熟,拿起来研究了一会,就想起,这不是那击倒的嘛!毕竟就他把他卡墙里过。

内容像是一封信,没有署名,没有收件人。最新编辑时间是早上那会儿,估计是治疗通天晓时随手一放。但他去医疗室的时候里面只有救护车和通天晓。

“怎么,你也想换零件了?”
深红涂漆的医生双手交叠在胸前,躯干斜斜倚着拉开的门板。也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暗红色光学镜微眯,饶有兴趣地看着烟幕的一举一动。
这可吓到了烟幕,猛地转过身:“不想!”             
见他的反应,击倒嗤笑一声,站直身,迈开步子慢慢向烟幕走去:“一惊一乍的,你不会是在做什么亏芯事吧。”
上扬且慵懒并充满戏谑的尾音听的烟幕的接收器有点发麻。
轻缓的脚步越来越近,烟幕看击倒抬了眉,正等着他说点什么,就道:“我是来还东西的。你是不是落下了这个。”说着,又拿起数据板朝击倒扬了扬。
击倒在他面前停下,一把拿过数据板,尖锐的指尖在屏幕上滑动:“我说怎么突然找不着了……”

突然安静了一会儿,烟幕盯着击倒的面甲,想了想,小芯说道:“我刚刚无意看了里面的内容……”就见上下滑动的手指顿住,看着屏幕的光学镜瞬间暗沉下来,面甲上毫无表情。烟幕的一瞧这反应,火种瑟缩了一小下,芯说不好,毕竟这是人家的隐私。大概在他认知里医生都是不好惹的形象,想象夸张了担心对方突然操起手里电锯往他身上划拉几下的烟幕更加小芯:“抱歉……”
击倒其实没什么特别反应,愣了一会儿就瞥了下面前的TF,从他面甲上的表情就可以解读出他此时思想。“少信点地球电影里的东西。”翻手收起数据报,后腰抵着桌沿,无所谓的摆摆手:“别把我想得跟电锯魔王一样,又不是什么机密,别跟别人说就行。”说完转身整理桌上的东西,刚刚找东西时翻得太乱了。又接收到对方语气略显犹豫的声音:“你会离开?”
“嗯,但不是现在。”
“这儿……怎么样?”
拾起一摞漆罐,一瓶一瓶放进容纳箱摆放整齐,他回答得漫不经心:“跟这里没关系,也跟你们没关系。知道么,在地球时没有登上报应号那会儿,我和我的助手一直在到处逛,今天去这个城市,明天去那个山里找能量矿。”
“所以……你要去找能量矿?”
听听,多么纯真而不做作的疑问。击倒瞪了眼墙壁,“如你所看到的,我要重新看看这塞伯坦,看看这重新恢复生机的地方。”
“和你的助手一起?”总算问到点子上了,但不知怎么的,收拾桌面的医生沉默了一下,背对着他耸了耸肩,“很遗憾,我次我得自己去看了。也许幸运的话还能捡到个一两个小火种。”

捡火种说得跟玩似的,准备脱口而出的出的话又锁回了发声器里,那样显得唐突了,但在想出下一个合适的问题之前,烟幕得帮他收拾好东西,然后问问要不要一起去奔跑一下。

——end——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