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回溯#
#私设#
#原莫师徒篇#

风雪静止的那一瞬,银钩反射利锐寒芒,异谱下的双目微眯,白光渐现,隐隐吵杂声,由远及近。

行人只觉一阵冷风从身旁吹过,不自觉的抖了抖,纳闷的挠挠头。
今日的市集比平时热闹的多,所谓人山人海,一不小心就容易与同行的人分开。
街铺的吆喝掩盖了小小少年的呼喊,没办法的只好踮起脚伸长脖子张望人来人往中,有没有那抹银白色。

下山前硬说是去行侠仗义,作为一个侠客,不能没有自己的配剑,于是就背上自己师尊亲手削给他的木剑,那人颇为无奈的笑了笑,也随着他闹。
说是行侠仗义,其实只是去添置平日里需要的东西。
不过这下倒好,行侠仗义没成,人却走丢了。

人事物与记忆中的某个片段重叠,银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不见惊讶。
心知那人不会走得太远,没多久就能找到少年。

思及至此,莫名叹了口气。
想着便收起银钩,扶了扶异谱,悄无声息出现在少年背后站定,周围顿时投来各种目光。
银豹心说不妙,不会是把他当成拐卖儿童的了吧。
谁知少年突然回头,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兴奋的喊道:“师尊!”
“……”
说实话,银豹惊了一下。
一时习惯性的抚摸少年束在脑后的小马尾,感觉那些眼神消失,才把少年扒拉开。

“师尊!你怎么又换衣服了?”

银豹伸手抵住少年的脑袋,制住了他又想靠过来的动作,后蹲下与之平视,故意压低自己的声线,唬道“你认错人了,吾不是你的师尊。”
“你就是。”少年不信,在他尚浅的认知里,他的师尊不管怎么换装,那双银色的手最好认了。

“吾叫末日之狂,你师尊也叫末日之狂?”

少年啊了一声,揪起眉头,“那我的师尊在哪里?”

银豹张张口,但又立刻把刚想说的话压过去,心里算算时间,那人就快找过来了。
不知道两人相遇是什么情形,还是想想就可以了,免麻烦。
扯了扯不知什么时候被少年紧拽着得袖子,然而少年像是怕他会突然跑了一般,怎么也不松手。
只好自己动手,哪知,袖子被放过了,反而抓上手。

“吾真的不是你的师尊,你的师尊很快就回来了。”银豹无奈的笑了笑,心想,就随着他罢。
“……”少年低头撅着嘴不吭声,似有些生气。
“唉……吾可以陪你等你的师尊,但如果你师尊问你遇见了谁,你不能告诉他吾的存在。”
“好!”
这倒是应的快……

果然如银豹所说,那人没多久便找了过来,少年这下是彻底信了银豹的话,松开紧抓的手,扭头朝自己的师尊兴冲冲的跑过去。
待回头想招呼银豹时,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只余一股风冷冷吹过,带着雪的气息。

“莫寻踪,再乱跑就别想出来了。”
“师尊我不是故意要让你走丢的!”
“还贫,回去零食没收!”
“师尊我错了……”
“罢,真是太宠你了。可有遇见什么人?”
“没、没有。”

银豹在暗处目送两人离去,脸上笑意更深,又夹着不可言喻的遗憾,然而异谱挡住表情,唯留双眼中露出怀念。

————
时光回溯从前,让他再见曾经,虽是短暂,但也足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