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霹雳】

#别扭的父子俩

诛天在太子殿外转了几圈,脑中演练着各种父子间的对话。
右护法在旁边看着一直深思来回踱步的诛天,想提醒他再不进去天都要黑了,但怕打断他的思绪,还是憋了回去。

想来温情不太可能,诛天又转了两圈,决定进去,留右护法外面守着。

伤口被轻轻按了按,黑衣抿唇不出声,白衣见状,眉头又深锁一分,抹药的动作又放轻几分。
此次比武虽说是切磋,但那两人都是不服输的,拼了力打,最后黑衣胜,受的伤也不少,拉起袖子只见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
所以说这两人都是用剑怎么到最后成了互相左一拳右一拳,脸上再来一拳,白衣也思不得解。
幸而有白衣在一旁观战,见势不对,在黑衣向对方又擂了一拳后跃进战圈将两人分开。

“比武而已,就搞得如此狼狈,传出去会让人怎样笑话。”
诛天闻讯而来,在门外思考情形许久,进来却见黑衣这副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黑衣见状先是被吓了一跳,后迅速抽回被白衣拉住上药的手,扯下袖子别过头,重重的哼了一声。
白衣对诛天点点头致意,又把黑衣的手拉回来撸起袖子,继续上药,十分严肃,“别闹。”

诛天深吸一口气心说黑衣受伤了不跟他计较,“感觉怎么样?”

“还死不了。”

白衣蹙眉,“皇弟,怎能说这种话,魔父是担心你,不可无礼。”
“担心,有么?感觉不到。”

“身为太子,一点礼貌也没有,看来是我对你太放松了。”
“随便你。”

诛天:……
诛天:好啊你个臭小子就知道跟我呛!

最后诛天跟平时一样,狠狠的甩了下宽大的袖摆,大步离开,黑衣这才转回头盯着门口出神,直到右护法提着伤药进来,两人眼神不小心对上,黑衣急急忙忙的垂下头,看着白衣上完药轻手拉下袖子。

“太子,魔皇是真的关心你啊。”
黑衣突然抬头瞪了他一下,“要你多嘴!”
右护法自知自己逾越,不再多说什么,放药于桌上,待右护法离开,黑衣视线转向桌面,皱起眉头,像是有些懊恼。
“烦啊!”

白衣给他顺顺背,摸着柔顺的黑长直发,忍不住的多揉了几下,黑衣在想什么他最清楚不过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