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霹雳】白黑

#ooc私设

南方冬天不似北方来得干脆,一会冬一会夏,潮阴彻骨的冷。
待热时又会时不时吹股冷风,这种天气若一时贪凉,就易着凉。
黑衣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白衣伤还未愈,不得动武,黑衣就忙里忙外的照顾。白衣有时看着一点事就紧张兮兮的黑衣有点哭笑不得,又觉得自己的皇弟长大了,也依旧如此可爱。
夜晚,黑衣看白衣睡下,自己才安心的去睡,屋中有点闷热,不自觉的踢了被子,窗外风吹一时爽,第二日便脑袋昏昏沉沉,声音不复高亢沙哑低沉。
白衣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无奈叹了口气,刚说皇弟长大了,怎么隔天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贪凉感冒了。

黑衣逞强好胜,死不承认自己吹了一下风就能感冒,扯着干涩的嗓子欲与白衣辩论几句,开口才蹦出几个不成调的字,就止不住的咳嗽。
咳得眼泪都出来,白衣顿时心疼。
黑衣从小就没少哭过,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难过时就一个人躲起来,但很多次被白衣察觉,远远的看着,有时实在看不下去,准备好小手绢,悄悄的出现,给擦眼泪。
后长有年岁,黑衣愈发坚韧,虽然少哭,但再哭起来,也更是让他心疼。

伸手拭去他眼角的生理泪水,按住肩膀让他坐在椅子上不要乱动。
煮了热水又敷了毛巾,效果不大。
黑衣眼角愈来愈红,水珠时不时又落下几滴,难受的吸了吸鼻子,就像刚哭过的,白衣见状,下意识去抱抱哄哄,说了句:皇弟乖。
黑衣当场就给了他一拳,不过幸好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

到了晚上,白衣拿着枕头躺在黑衣旁边,黑衣吓得直接弹起来,推着他的肩膀,哑着嗓子说让他回去睡自己的,白衣不动,淡然说道:预防你半夜发烧,睡吧,我不会感冒。黑衣半信半疑。

单方面争了一会后,白衣胜,黑衣乖乖躺好,任白衣给他盖了层厚厚的被子。
半夜,窗外又风起,白衣睁开眼,听了一会黑衣的呼吸声,压住黑衣想踢被子的腿,伸臂连他的双手一起揽住,下巴抵在他的额间,片刻,感受到黑衣安分下来,又闭上眼,沉沉睡下。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