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段子】写个段子自己乐呵乐呵

#ooc 私设#

白衣从收养他的那户人家出来时,对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有些不敢靠近。
诛天看着那灰扑扑的小圆脸,想到了自己的那个才一岁的儿子。
“你有什么东西要带么?”
听到诛天这么问,白衣摇了摇头,他什么也没有。
诛天把就快四岁了的白衣带回了魔剑道,换上洁净的白衣,让侍女洗干净他的小圆脸,为他准备好寝宫。
那时诛天和妖后还没有分裂。
妖后从后花园赏花回来,怀里抱着小小的一团,看到大殿中坐的端端正正的小孩,沉吟一声之后,便明白是怎么回事。

妖后缓缓靠近,白衣从发呆中回过神,有些肉肉的小手骤然抓紧搭在大腿处的衣摆,努力保持不发抖,他很紧张。
诛天突然伸手要抱自己的儿子,妖后瞥了眼,开口道“好不容易哄暗踪睡着,你别又把他弄醒。”
“不会不会不会。”诛天连回几个不会,小心的从妖后怀里接过熟睡的小团子。
白衣有些好奇的伸了伸脖子看那个小团子,待妖后转过身复又扭头看她。抓着衣摆的小手又紧了紧。
“你叫什么名字?”妖后在白衣跟前蹲下与他平视。白衣看看妖后,又看看抱着小团子笑开花的诛天,摇了摇头,声音细小的跟蚊子声一样,“没有名字。”
这时诛天也凑了过来,他说,你便叫白衣吧。
说着把怀中的小团子让给他看,说道,这是我的儿子,叫做暗踪。以后你便是他的兄长。
白衣注视着面前小小的一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而后,在白衣的注视下,小团子睁开眼。眼睛是绿色的,耳朵也尖尖的,像个……白衣不着边际的想。
再然后,小团子眨眼看了看白衣,再仰头看了看诛天,再转头看了看妖后,总之环视一圈后,在从人的目光下,扁了扁嘴——哇的一声就哭了。

#
诛天:我这是不是被嫌弃了……
妖后:都是你!还不快哄哄
小黑衣:呜哇哇哇哇——
小白衣:【有点懵】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