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归无期

偶尔会发些自己的脑洞,如果有评论不会经常回复,见谅。

【无聊的脑洞】

拟人。

#你病了,红蜘蛛……


报应大街上的住所按员工的等级来分配,声波隔壁住着红蜘蛛。最近他们的隔壁又来了个医生。

声波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睡过好觉了,从隔壁传来的吵闹声穿过两家厚实的墙壁进入他的耳朵里。
出于对同事的些微关怀,更出于想踏实的睡个觉,声波选了个好日子去拜访他的邻居。

没人给他开门,但是红蜘蛛就在里面,门没有锁。
唯一的声响时而尖锐时而低沉,又时而高昂,红蜘蛛正在自言自语——

房子内的格调很简单,只因它奢侈而华丽的物品集中在二楼。一楼大厅被房子主人划分为三个区域:大厅正中间是一套沙发,接近墙角的地方堆着各种书,而书堆的旁边是一堆零食。
红蜘蛛就坐在沙发上,面向那两堆堪称杂物的书和零食。

“闹闹,我说过你的零食不要靠近我的书。”
完全是另一个人的声线,而他的表情也是另一个人常出现的忧郁。
“就不,TC!我喜欢你的书搭上零食的气味。”
十分聪明的声波已经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如果猜的没错的话——
“好了TC,让他吃。瞧那身材,粗高跟都撑不起他了。”

熟悉到欠揍的语气及神情,声波内心毫无波动,并站在他的身后看独角戏。
红蜘蛛竟然没注意他家的门没关也没注意到有人进来。

大概看了半个小时,声波就把他敲晕了。

出于对同事的些微关怀,更出于能踏实的睡个觉,声波把红蜘蛛送到了隔壁的隔壁的医生那。
平时红蜘蛛总是嘲笑着那个医生,万万没想到会有一天他也得来这里看病。

别看那个医生吊儿郎当的,总被嘲笑为庸医,事实上他在医疗方面十分敬业,而且医术跟对家的医生不相上下。

“这很简单。”医生非常用力地拍了拍躺在病床还没醒来的红蜘蛛的脸。
“不用看都知道是脑子有病。”拍几下后医生感觉特别解气,转过头对声波笑了笑,“声波,我不得不夸赞你办事的效率,自从我搬来这里后这家伙就没有消停过。”

声波点点头,心想看来他也深受其害。

“平时看他时不时像个神经病,没想到真成了神经病……”医生认真的端详红蜘蛛的脸,上面还留着他刚才拍的手印子。过了会他十分轻松地对声波说道:“想治好这病很简单,让他清醒就好。”

随着连续的打脸声以及医生独特的声线,声波突然觉得这里还是少来为妙。

“醒醒,红蜘蛛,威震天要退位了。”

“红蜘蛛万岁!!我的脸…………”

“…………”

“嗯哼,我就知道这句话有用。”

医生抓住红蜘蛛想摸脸的手,“听我说,你生病了,红蜘蛛。而且还病得不轻……你的脸不是我打的,不信你问声波。听我说!这里没有‘闹闹‘’,也没有‘TC’,那是不存在的,是你想像出来的人,这里,只有你,红蜘蛛。”
医生边说边伸出手指指了指周围又指了指红蜘蛛的脑袋。

只见红蜘蛛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声波更加沉默了。

————END


“Doc.就这一次,我原谅你粗鲁的行为。他们真的存在过,就在我的身边。”

评论(3)

热度(44)

  1. 谜岚问君归无期 转载了此文字